<dl id='zmccr'></dl>
<fieldset id='zmccr'></fieldset>
<ins id='zmccr'></ins>

<i id='zmccr'><div id='zmccr'><ins id='zmccr'></ins></div></i><acronym id='zmccr'><em id='zmccr'></em><td id='zmccr'><div id='zmcc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zmccr'><big id='zmccr'><big id='zmccr'></big><legend id='zmcc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1. <i id='zmccr'></i>
        <span id='zmccr'></span>

          <code id='zmccr'><strong id='zmccr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1. <tr id='zmccr'><strong id='zmccr'></strong><small id='zmccr'></small><button id='zmccr'></button><li id='zmccr'><noscript id='zmccr'><big id='zmccr'></big><dt id='zmcc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zmccr'><table id='zmccr'><blockquote id='zmccr'><tbody id='zmcc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zmccr'></u><kbd id='zmccr'><kbd id='zmccr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選秀疲憊,偶像“告急”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8

          本文由娛樂(niuhzan.com)整理發佈

          一年過去瞭,以蔡徐坤為代表的2018年全民養成偶像憑借在選秀綜藝裡收割的話題和人氣,繼續活躍在綜藝、劇集、音樂等各個領域中。今年,《青春有你》《以團之名》(圖1)《創造營2019》(圖2)三檔節目在春季集中推出,不過至今仍未出現 Pick C位 等新熱詞,選秀綜藝難打造出具有全民話題性的明星。

          撐不起的流量,難出圈的話題

          2019年原本被業界視作選秀綜藝爆發的一年:3月底《以團之名》收官,冠軍組新風暴及人氣團Black ACE宣佈出道;4月6日《青春有你》總決選,9人組合UNINE正式成團;同日《創造營2019》上線開播,最終將選拔11人出道。

          這些節目熱度並未再現去年《偶像練習生》《創造101》的火熱。一位曾參與過去年 打投 (打榜投票)的粉絲總結今年選秀綜藝的熱度:去年沒看過節目的人都聽過蔡徐坤、范丞丞、楊超越、王菊,但今年能讓普通群眾叫出名字的,還一個都沒有。更為直觀的是投票總數、門票報價帶來的數據差異:去年《偶像練習生》蔡徐坤出道票數超過4700萬,而今年被坊間稱作 偶練2 的《青春有你》前九名出道選手票數相加都不及蔡徐坤一人。此外,蔡徐坤在《偶像練習生》播出期間曾上過38次熱搜,直到現在蔡徐坤依然是 超話 明星榜第一,朱正延、范丞丞都在前50。而今年選秀選手中僅有《青春有你》C位出道的李汶翰位居前十。

          為何選秀綜藝熱度今不如昔?有粉絲表示,今年節目模式基本都是延續去年 100名練習生+四五位導師+觀眾投票 模式,觀眾普遍感覺換湯不換藥。有娛評人指出,缺少話題性和爆點,是今年選秀綜藝難 出圈 的關鍵原因。一位去年同時追過《偶像練習生》和《創造101》的觀眾告訴筆者,去年自己原本也沒打算看,可是身邊人天天討論,結果把自己帶入圈, 今年選手和節目都沒有什麼話題度,連粉絲都一派和諧,我也懶得追瞭 。

          成團出道 曾是選秀養成綜藝節目的最大噱頭,但現實卻是 成團難 。有業內人士介紹,國內選秀綜藝產生的限定團背後利益錯綜復雜、合體難、團員資源分配不均, 說白瞭,就是綜藝裡承諾的話很多粉絲不信瞭,自然降低瞭熱情 。

          同質化的模式,愛不動的粉絲

          新一屆人才不足,結果就是 老一輩 男團成員頻頻回歸,近期一個熱搜就是 07屆快男支持張遠 。加入新一輪選秀戰的 回鍋肉 還有《以團之名》的田書臣、趙品霖、周藝軒,《青春有你》的李汶翰、管櫟、姚明明,以及《創造營2019》至上勵合另一成員馬雪陽,X玖少年團的夏之光、彭楚粵、趙磊,曾與蔡徐坤在《星動亞洲》中同臺比拼的劉也、戴景耀等人。 反正就是比不上去年,也可能是我的熱情都給瞭去年那些哥哥們。 一位追星 迷妹 如此表示。

          這種粉絲中廣泛存在的心理,正是今年偶像難出圈的另一個原因:在資源上對去年偶像造成分流, 迷妹 們會對後來者有抵觸心理。有業內人士指出,新一代偶像出圈難,其實才更符合偶像產業規律, 頂級偶像不是那麼快、那麼容易產生的 。

          娛評人肥羅君介紹,國內公認的初代偶像以鹿晗、吳亦凡、張藝興、黃子韜、李易峰、楊洋為代表,產生契機是一批成熟韓國造星工業培養的專業偶像填補國內 偶像空白 。由《偶像練習生》《創造101》產生的百分之九、火箭少女都可以視為 二代流量 偶像,代表著互聯網平臺利用選秀綜藝造星的模式。但相同模式偶像生成期基本在3至5年,粉絲很難快速接受一批同質化 新偶像產品 。

          偶像也是觀眾自我投射的產物。已經成為選秀綜藝導師的蘇有朋,當年的走紅正是那一代人將青春投射在小虎隊身上,但如今這些綜藝和選手還缺乏這樣的共情力。要出圈,就要從流量偶像變成明星,分眾養成的流量易散,擁有國民度的大眾明星,才紅得長久。▲